虽欲从之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又谁怨 > 正文内容

这个美丽又哀愁的年代

来源:虽欲从之网   时间: 2019-07-15

秋天,并且秋色一天比一天浓烈,好似一坛老酒,有着随岁月沉积更加香醇的味道。飘渺无踪的云彩,在无风的天空里沉默,不经意间变换着无法言语的形状,恰似内心深处那些无法言状的心事。

下午两点半,在距离市区几十公里之外的工作单位,我在想身处闹市里的妻儿。今天,是小女结束暑假生活正式上课的第一天。是骑着电动自行车吧,油价太贵,交通太堵,只有电动自行车驮着她们母女,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前行。我不知道,女儿是否午休,也许刚开学进入二年级,一切对她还充满着新鲜和好奇。

今天上课,昨天报到,对女儿来说,前天应该是一个最后的放松日子,然而不是。也许假期过于松懈了,这一天都在检查作业的错误,然后改正。都晚间十一点多了,妻子还在对已经穿上睡衣准备入睡的女儿进行最后的考验:背诵乘法口诀!

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老师自然深喑此道,乘法口诀其实是下一步要学习内容。竖着背诵,女儿没有问题,虽然有些磕磕绊绊。但横着背诵,却无法进行:“一八得八,二八十六,三八二十……”“八”分明是一个吉利的数字,然后因为无法顺利背诵,为女儿招来妻子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。

越吵越不会,越不会越吵。虽然关闭了室内所有的灯光,但就着外面模糊的光影,我还是看到了身边妻子的愤怒和女儿的委屈。一个怒不可遏,一个含泪泣。我好生规劝,让女儿明早和我一起起床,然后背诵乘法口诀。妻子却不依不饶,我也怒火中烧,打开灯为女儿找来乘法口诀表,然后负气抱着薄被去了另一个房间。

开着门,这个房间和另外一个房间,气流都是相通的。我也能听到乖巧的女儿,一点点地背熟了“八”的乘法,然后又乖威海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u>巧地过来,拉起我的薄被,非要让我重返大床。夜色渐晚,望着年幼懂事的女儿,不由得放下身段。而大床面对的,则是妻子侧到一边的背影。女儿不久就进入了梦乡,而我和妻子的鼻息,却一声声沉重。

女儿睡眠总是很好,还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年龄。笑了,哭了,然后忘记了。而我们这些大人,也是笑了,哭了,却装着一肚子的难过。这就是一个美丽又哀愁的年代啊,从降生的第一天起,我们就开始身不由己,一天天被着,也一天天被所折磨。独生子女,享受着父母全部的关注,也承载着父母所有的重量。

即将过去的这一天,对我也是蛮累的。作为单位一个兵头将尾的小头目,除了心产量任务,更劳神费心的是一个单位职工队伍的所谓“稳定”。每隔一段时间,总会有一个人出来,说无理纠缠也好,说死缠乱打也好,总之让我的心,难以平静如水。

老林,五十多岁,我们单位一个前线班组的最普通的一兵。7月11日黄昏时分,在值班期间突发胃出血,然后被同事紧急送往医院,所幸经过急救,度过危险期。过了一些日子,他需要送北京手术,他带家人到单位说,需要向厂里借钱,还需要车辆送他去北京。虽然有悖规定,但厂里还是网开一面,借给他三万块钱,并安排车辆送他去了北京。

送老林去北京那天,好像也送走了自己的一桩烦恼。半个多月过去,那天忽然接到老林的电话:已经动了手术,但钱也花完了,要厂里继续借给他两万块钱。电话最后,老林语带威胁地说,“我住的医院距离集黑龙江癫痫去哪治疗好>一公司总部很近,如果厂里不答应,我就去反映反映。”

然后那一天我都在忙着协调这个事情,因为老林虽说是在岗位犯的病,但毕竟是自然发病,不属于工伤。厂里已经特别关照,而且企业给每位职工办理了社会统筹保险,就是要用于自己生病治疗,而现在已经无法再借钱给他。将厂里的意思通报给老林的家属时,她翻来覆去地诉说,面带难色地落泪,而我的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。

回到家临近睡觉,又遭遇“乘法口诀风暴”,我的心情在黑夜之下,又多了一些灰色。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无法入睡。想想老林也的确不易,四十多岁身体就开始垮了,一个瘦弱的躯体内部包裹着好几样的病魔乱舞。虽说两个儿子都已经就业,但因为他隔三差五要跟医院打交道,所以家里经济拮据也不难想象。这次因为从胃里吐出第一口鲜血的时候,是在岗位上,所以想着单位对他治病能够大包大揽。但对于一个几千人的大企业来说,有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,那根“救命稻草”也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抓住。

妻子一直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。结婚十年有余,我不得不承认,遇到她,也是我人生的美丽与哀愁。这次半夜三更的发飙,也跟一天来的坏心情有关。她头戴“公务员”的帽子,在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级贫困县,薪水却少之又少,自己也不愿意放下自尊接受所谓的灰色收入。所以工作始终难以调动她的积极,更何况工作单位距离居住小区还有半个多小时车程,一个月下来油钱占据了工资的三分之一。这份工作对妻子而言味如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这一个月,妻子因为身体不适,请病假铁岭市癫痫病康复医院电话在家。对我来说,当然是个大好事,起码女儿暑假期间有人照看,省得像去年那样“周游列国”,今天去舅舅家,明天去爷爷家。那天单位领导打来电话,催促妻子去上班。尽管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,但领导的话岂能当成耳旁风。那天晚上我下班回家时候,不快就写在妻子的脸上。

第二天,也就是昨天,一大早我带着因为睡眠不足而发蒙的脑袋,着干涩的眼睛上班了。老林一天没有音讯。躺在病床上,他在想什么,是不是和家人在商议下一步的“对策”。如果他真要起身去集公司上访,然后我这里批评、处罚就在所难免。然而即便明知如此,我又能如何呢!尽管单位倾注了所有的关心,事情本身我并无过错,然而结果也许会像夏天的风雨一样,变幻莫测。

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默念着这句话,我又开始了全新的一天。但我无法做到若无其事,看来还不够淡定从容。今天值夜班,所以不用回家了。即便是不值班也不想回去,身心疲惫的时候需要一个温馨的港湾,而有时候家却让沉重的心情雪上加霜。清官难断家务事,无法来判断谁对谁非,只是这一刻,我需要安静。

晚间,到单位上产调度室了解生产情况,之后与当班的调度员邱师傅聊起了家常。邱师傅五十多岁,五短身材,显得很干。他言及一对儿女非常骄傲,儿子已经大学毕业,在苏州一家公司工作。去年他用自己的钱首付给儿子贷款买了一套二手房,每平方米均价八千五。在素有天堂之称的苏州,房价如此之高也不足为奇。

邱师傅说,儿女患上癫痫病能得到好的治疗吗?上学工作已经将他前半生所有的积蓄掏空了,现在还背负着不少的债务。他的女儿刚上初中,他说等女儿的事情都料理妥当,估计自己也老得走不动了。我说,到时候你就可以享清福了。邱师傅说,我现在只想着什么时候他们不再向我伸手要钱就好。说完,难言惆怅。

比起病床上仍与病魔顽强斗争,并因此似乎失去理的老林,邱师傅也许是幸运的。比起重负之下喘不过气来的邱师傅,我是不是也是幸运的?曾有人戏言,“人生就像猴爬树,往上看都是屁股,往下看都是笑脸。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人人有种说不出的痛,这也许是这个时代的鲜明特征吧。

环顾窗外,不知道何时变换了天气,曾经的清空万里,变成森恐怖的黑压压一片,大有“乌云压境城欲摧”的气象。这是一个飞速改变的时代,而唯一不变的只有改变。当然,不管变成什么样,那些烦恼却总会如影随形,挥之不去。

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年代:和平安定,日新月异,国家堪称繁荣昌盛,生活似乎富足康乐。我们随着国家飞越的节奏前进,却无法再闲适自由;我们周围的环境越来越柳绿花红,然而再难寻觅一条清澈的河流。我们无法完全放松和快乐,但毕竟不用担心那些遥远国家造成家破人亡的战火。我们常常牢满腹,但耳畔却经常传来各种各样的喜悦。

这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年代啊,充满了美丽和哀愁……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dyfay.com  虽欲从之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